鲲鹏精神

  庄子思想中有一种非常重要的精神,即鲲鹏精神,是庄子对中华文化精神的重大贡献,并成为中华文化精神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鲲鹏精神是大气磅礴的精神,是志存高远的精神,是积厚持久的精神。

  庄子在《逍遥游》开篇,从徙于南冥、接以齐谐、杂引汤问,把鲲鹏变化、横空出世写得惊天动地:“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齐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汤之问棘:“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庄子挥动如椽彩笔,尽情描画一个“大”字,充分展示大气象、大境界,大气磅礴,气冲霄汉,撼天动地,“鲲之大”,“几千里”,“骛扬而奋鬐,白波若山,海水震荡,声侔鬼神,惮赫千里”(《外物》)。鹏“背若泰山”,翼如“垂天之云”,飞行“九万里”,“云气青天”,直至“冥海”“天池”,把鲲鹏展翅遨游太空吞吐宇宙的精神倾泻得淋漓尽致。庄子特别突出鲲鹏是“怒而飞”,“怒”,意为奋迅、勇猛、爆发,“万窍怒呺”(《齐物论》),“草木怒生”(《外物》),草木不怒不足以拔地而出,天风不怒不足起海啸狂飙,鲲鹏不怒不足以凭陵宇宙。鲲鹏精神大气磅礴,有助于开拓人的大气象、大境界,有助于培育伟大的人格、恢宏的气度、开放的心灵、博大的胸襟。

  庄子通过与蜩鸠、斥鴳、鹪鹩等小燕雀的规规小志小智小乐相比较而突出鲲鹏志存高远的大智度、大志向、大快乐、大气象。大鹏高飞远举,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代表庸人社会的小麻雀小知了小斑鸠们无法理解,对鲲鹏的奋发向上大加嘲笑。如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抢榆、枋,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逍遥游》)蝉与小斑鸠们讥笑大鹏说:“我尽力飞去,遇到榆树和檀树就歇下来,如果飞不动就停在地上,何必一定要飞翔九万里高空冒险去那遥远的南海呢?”可笑那河伯,每当暴雨水涨,便自以为了不起:“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于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顺流而东行,至于北海,东面而视,不见水端。于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望洋向若而叹。”(《庄子·秋水》)北海若于是教训河伯说:“今尔出于崖涘,观于大海,乃知尔丑,尔将可与语大理矣。天下之水,莫大于海。万川归之,不知何时止而不盈。”每当秋季暴雨时至,各条山川溪流的雨水都汇集到“我”这里,岸崖茫茫,不辨牛马,于是河伯得意扬扬,以为自己至美至大。等到了北海,向东眺望,才望洋兴叹。更可笑的是井底之蛙,自得其乐,还邀请东海之鳖进来参观游玩:“吾乐与!出跳梁乎井干之上,入休乎缺甃之崖。赴水则接腋持颐,蹶泥则没足灭跗。还虷蟹与科斗,莫吾能若也。且夫擅一壑之水,而跨跱坎井之乐,此亦至矣。夫子奚不时来入观乎?”东海之鳖连一只脚爪都放不进去,于是告诉蛙蟆什么是东海之乐:“夫千里之远,不足以举其大;千仞之高,不足以极其深。禹之时,十年九潦,而水弗为加益;汤之时,八年七旱,而崖不为加损。夫不为顷久推移,不以多少进退者,此亦东海之大乐也。”(《秋水》)于是坎井之蛙闻之,适适然惊,规规然自失也。

  具有高远志向的人,能够超越世俗价值、市场价值、算计价值、利害价值,坚持主体精神,敢于反抗世俗价值。宋荣子“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庄子以寓言式话语讲述藐姑射之山的神人:“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之人也,之德也,将旁礴万物以为一,世蕲乎乱,孰弊弊焉以天下为事!之人也,物莫之伤:大浸稽天而不溺,大旱金石流,土山焦而不热。是其尘垢秕糠将犹陶铸尧舜者也。”(《逍遥游》)藐姑射之山的神人实际上就是志存高远的人,所谓不食五谷,就是超脱世俗价值利益链;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就是追求自己的志向,从事伟大的事业。这样的人,不怕世俗诽谤,敢于赴汤蹈火,真金不怕火炼。这样的人,就能成就盛德大业,如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高过一代。

  鲲鹏精神是积厚持久的精神。庄子说:“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逍遥游》)这就是说,水的聚集不深厚,就没有足够的浮力托载大船,倒一杯水在堂前洼地,那么放一根小草就可以当船行驶,放上一个杯子就沉底胶著住了,这是水浅舟大的缘故。风的力度如果不够,就没有力量负载垂天之云翼。鲲鹏扶摇九万里,就要具备积厚持久的精神。庄子通过这些水和风的事例,暗喻有志之士必深蓄厚养才可大用,必有坚贞持久精神才能成就光大光明之事业。“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到远郊去走一趟,只带三顿干粮当天回来腹中犹不感到饥饿,到百里开外去,就要准备一宿的粮食,如果到千里之外远行,就要预备三个月的粮食了。其志渐远,所养越厚。庄子在许多地方说到的“庖丁解牛”“轮扁斫轮”“梓庆削木”“纪渻养鸡”“大马之捶”等,都蕴含着积厚持久的蓄养功夫,用志不分,乃凝于神。

  古来欲成大事之人,必须积才积学积气积势,点滴积累终成雄才大略。历来巧工艺人,也要通过长期实践,经验积累,成就鲲鹏积厚持久的精神,这与儒家劝学的精神、孔子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的精神也深相契合。

  (作者:王国良,系安徽大学安徽优秀传统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

  

Comments are closed.

伟德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