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令词请赏(十六)

摊破浣溪沙 李璟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何限恨,倚栏干。

  摊破浣溪沙

  唐词牌名,又名“添字浣溪沙”、“空相忆”、“花自落”、“垂杨碧”,实为“浣溪沙”之别体,不过多三字两结句,移其韵于结句而已,因有“添字”“摊破”之名。双调,四十八字,上片四句三平韵,下片四句两平韵。此调五代和凝词称“山花子”。“山花子”本唐教坊曲名。近代在敦煌发现的《山花子》调虽字数与和凝词相同,但为仄韵,所以不能认为是一个词体。

  作者介绍

  李璟(916—961年8月12日),即南唐元宗,初名景通,曾更名瑶,字伯玉。徐州彭城(今江苏徐州)人,南唐烈祖李昪长子,五代十国时期南唐第二位皇帝,史称南唐中主。943年嗣位。后因受到后周威胁,削去帝号,改称国主,史称南唐中主。即位后开始大规模对外用兵,消灭楚、闽二国。他在位时,南唐疆土最大。不过李璟奢侈无度,导致政治腐败,国力下降。被后周夺取淮南江北之地,遂从金陵迁都洪州,称南昌府。961年逝世于南昌,时年四十六岁,葬顺陵。死后获宗主国宋朝特许而被追上庙号元宗,谥号明道崇德文宣孝皇帝。

  李璟好读书,多才艺,具有较高的文学艺术修养。“时时作为歌诗,皆出入风骚”。书法也很不错。常与宠臣韩熙载、冯延巳等饮宴赋诗。,于是适用于歌筵舞榭的词,便在南唐获得了发展的机会。他的词,感情真挚,风格清新,语言不事雕琢,对南唐词坛产生过一定的影响。其中“小楼吹彻玉笙寒”是流芳千古的名句。刘毓盘《词史》云:“言辞者必首数三李,谓唐之太白,南唐之二主与宋之易安也。” 《全唐诗》称其:“风度高秀,善属文”。

  今存词五首,其中《南唐二主词》收四首,《草堂诗余》收一首。

  赏析

  李璟是位懦弱的帝王。先是与后周对峙。滁州清流关战败后,割江北二州与后周,退守江南。后又惧怕后周,连皇帝也不敢称,改称“国主”。北周灭亡后,又向北宋纳贡称臣,迁都于南昌,留下太子李煜守金陵。最后在抑郁中死去。国势的衰惫,本人的懦弱,使他无法发出强悍之声,只好将哀苦愁思寄之于所爱好的诗词之中。所以他留下的五首词,没有一首不是哀苦抑郁,而且皆是借离妇、思妇来抒发自己的愁叹,如“依前春恨锁重楼。风里落花谁是主?思悠悠。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摊破浣溪沙》);“重帘静,层楼迥,惆怅落花风不定”(《应天长·一钩初月临妆镜》);“朱扉长日镇长扃。夜寒不去寝难成,炉香烟冷自亭亭”(《望远行·碧砌花光照眼明》);“沙上未闻鸿雁信,竹间时有鹧鸪啼。此情惟有落花知”(《浣溪沙》)其中最脍炙人口的,就是这首《摊破浣溪沙·菡萏香销翠叶残》。

  这首词亦是以一个思妇自喻,苦苦诉说她在西风残荷之中、细雨梦回之际的凄凉感受。

  词的上片着重写景。菡萏,荷花的别称。文字的语言是形象的,所以作者一上来就说:“菡萏香销翠叶残”。说“香”,点其“味”;说“翠”,重其“色”。此时味去叶枯确然使人惆怅。西风,秋风之谓也。绿波,写的是莹莹秋水。如果说上句是重在写秋色,那么这一句则重在写秋容。一个“愁”字,把秋风和秋水都拟人化了,于是,外在的景物也霎时同作家的内在感情溶为一体了,词作也因之而笼罩了一层浓重的萧瑟气氛。三、四两句,由景生情,更进一步突出作家的主观感受。韶光,指春光。在这里,作家以其独特而深刻的感受告诉人们:在这秋色满天的时节,美好的春光连同荷花的清芬、荷叶的秀翠,还有观荷人的情趣一起憔悴了,在浓重的萧瑟气氛中又平添了一种悲凉凄清的气氛。“不堪看”三字,质朴而有力,明白而深沉,活脱脱地抒发了诗人的主观感情。“自古逢秋悲寂寥”(唐刘禹锡诗句)。李璟虽然位高为皇帝,但是生性懦弱,再加上当时内外矛盾重重,境遇相当危苦,此时此刻,触景伤情,从而产生无穷的痛苦和哀怨是十分自然的。

  词的下片着重抒情。首句,托梦境诉哀情。一梦醒来,雨声细细,梦境即便美好,但所梦之人毕竟远在边塞。鸡塞,鸡麓塞,在今内蒙古自治区杭锦后旗西北。李璟的疆土远非到此,这里泛指边塞,可思可望而不可即。的确是“雨亦绵绵,思亦绵绵”。“小楼”句,以吹笙衬凄清。风雨高楼,玉笙整整吹奏了一曲(彻,遍,段。吹彻,吹完最后一段),因吹久而凝水,笙寒而声咽,映衬了作家的寂寞孤清。这两句亦远亦近,亦虚亦实,亦声亦情,而且对仗工巧,是千古传唱的名句。最后两句,直抒胸臆。环境如此凄清,人事如此悲凉,不能不使人潸然泪下,满怀怨恨。“多少”,“何限”,数不清,说不尽。流不完的泪,诉不尽的恨;泪因恨洒,恨依泪倾。语虽平淡,但很能打动人心。结语“倚栏干”一句,写物写人更写情,脉脉深长,语已尽而意无穷。

  由于词中抒发的情感极为细腻,构思又极富特色。布景生思,情景交融,其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所以很能打动又类似生活遭遇的人们,获得普遍的赞扬。李廷机评论过这首词是“字字佳,含秋思极妙”(《全唐五代词》四四一页)。王国维称赞“菡萏香销翠叶残”二句“大有‘众芳芜秽’、‘美人迟暮’之感”(《人间词话》)。借那位细雨梦回、小楼不寐的思妇来抒发对国家前途和个人命运的担忧,恐怕也只能是这位懦弱之君所能采取的最好表达方式!

20181223_057

小楼吹彻玉笙寒

  

Comments are closed.

伟德国际娱乐